Number 10

 

大宮站西口SOGO百貨後面有一大片像是等著開發的大空地,柏青哥店「Kingdom」就蓋在那塊空地的正中央。只要住在大宮,即使是不玩柏青哥的人都會知道這家店的存在。無論問誰,每個人都會回答說:「喔!就是有大型探照燈的那家店嘛。「Kingdom」的屋頂上架設有兩座巨大的探照燈,無論是晴或雨,兩束強大的藍色光線總是直直地往大宮的夜空探去。那光線在下著雨的夜裡顯得特別美。藍色光線照耀著天空中的烏雲,透過光線,就連一段段的雨絲都清晰可見。

 

站在透明的塑膠傘下,清水隼人抬頭望向那光束看了好一會兒。他身手敏捷地跳過一個個水窪,走進了「Kingdom」位在停車場處的後門。握著傘柄的手指被冰冷的冬雨打得直疼。像是赤腳踩過水窪一樣,就連腳趾也感到冰冷,口中呼出的空氣更是白得像乾冰一樣。

 

由於四周昏暗不明,只見「Kingdom」外牆上的霓虹燈不停閃爍,光線透過潮濕的地面折射回來,刺得人就要睜不開眼。寬廣的停車場上只零星地停了幾部車。此時從「Kingdom」玄關延伸而出的屋簷下,站著一個胖女人,似乎正猶豫著該不該拿出傘來撐。那女人看了正走過停車場的隼人一眼,但又很快地移走視線。不知為何,隼人好奇地搜尋起這個女人的車。

 

女人的視線停在一部白色箱型車上,車子正好停在街燈正下方。在濛濛的一片雨中,就屬那輛車看得最清楚,車窗裡的後照鏡上還掛著粉紅色的小玩偶。

 

就在隼人衝進玄關收起塑膠傘時,那女人也往雨中跑去。然而卻是往與白色箱型車完全相反的方向而去。

 

「大宮這地方,怎麼有這麼多看起來像女子摔角選手的女人啊?」

 

隼人回想起昨晚在松木寮時,良治所說的話。

 

抖落傘上的雨滴,隼人再次看往那個女人。女人豐滿的胸部不停晃動,體型雖然壯碩,腳上穿的卻是一雙小到不行的運動鞋,踩著水窪向前奔去。

 

「你是指胖女人嗎?」睡在上鋪的隼人問良治。

 

「不對,我說的不是胖女人,是那種身材很魁,看起來很有力氣的女人啦。」

 

這是一間四人房,上下鋪擺在房間的兩端,兩張上鋪之間掛著曬衣服的竹竿。竹竿上掛滿了工作服與用過的浴巾,睡在上鋪的隼人根本看不見坐在地板上喝著罐裝啤酒的良治那張滑稽的臉。

 

「那應該是良哥的眼睛都只追著那樣子的女人看吧。」

 

政和剛從澡堂回來,抓起曬在竹竿上的浴巾邊擦頭髮邊說。「對啦,良哥喜歡大隻的女人啦。」隼人也用笨拙的東北腔搭著腔。在這間狹小的房間裡,三個男人就像要小心不要踩到自己影子般地擠在一起生活。

 

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隔壁房的新井探頭進來。「喂!九州!師傅叫你到食堂去一趟。」

 

「師傅來了嗎?」

 

隼人從上鋪探出頭。「師傅說工具箱裡少了扳手!」新井一臉不耐煩,「馬上過去喔!」叱喝著關上了房門。「好——啦!」隼人故意拉長聲音對著被關上的房門回應。

 

粗魯地抖落傘上的雨滴,隼人來到「Kingdom」的自動門前。門一開,店裡溫熱的暖氣將他整個包覆住,身上穿的高領衣服刺得他的脖子直發癢。

 

腳才踏進店裡一步,隼人回頭看向身後的停車場。不過,停車場上已經不見女人的蹤影,無從得知她到底上了哪一輛車。這時自動門關了起來。隼人費了一番力氣才將濕答答的雨傘收進薄薄的塑膠傘套裡,穿過寬闊的大廳,直接往男用廁所的方向走去。

 

放眼看向左右兩方的通道,客人只有小貓兩三隻,擺放「新鮮組3」機台的通道更是連一個客人也沒有。

 

男用廁所裡又大又乾淨,只是芳香劑那不自然的味道香得嗆人。而即使關上廁所門,店裡那超大音量的電子音樂還是穿過門傳了進來。

 

裡頭有兩間廁所,隼人走進門敞開著的右邊那間,坐在馬桶上,從褪下的牛仔褲後方口袋裡拿出了對摺兩次的紙。此時隔壁間傳來卡啦卡啦抽捲筒衛生紙的聲響,咳嗽聲中伴隨著馬桶的沖水聲。

 

從褲子後方口袋抽出的紙張,是剛才在大宮站東口附近的網咖列印出來的網頁資料。原本應該是英文的網頁,隼人請店員教他如何讓網頁自動翻譯為日文。

 

「只要在這裡輸入網址,就能自動翻成日文了。」看來像是打工大學生的店員一臉不耐地說。店員一站到身邊,空氣中就佈滿男人毛衣會有的那種令人作嘔的氣味。「喔,我知道了。謝了。」隼人趕緊要店員離開。

 

一樣是不銹鋼的材質,但隼人最後決定買的不是德國的Latowski,而是英國Tollyboy的產品。雖然就造型而言,是Latowaski那種金屬製、像蝙蝠俠的設計比較帥氣,但考慮到實際排泄時的狀況,還是像小條纏腰布那樣的不銹鋼帶狀、上面只附有陰莖袋的簡單設計,也就是Tollyboy的產品比較實用。

 

隼人將列印出來的資料攤在膝上,開始閱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因為是機器自動翻譯的關係,從第一行開始文意就很奇怪。

 

Tollyboy產品是國際性的品牌,可作為男性貞操帶,或是預防遭到強暴,原是希望可以提供多用途的安全保護。」

 

「原是希望……

 

隼人不禁苦笑,還笑出了聲音,他連忙咳嗽想要掩飾過去。這時隔壁間傳來繫皮帶的聲音,那人粗魯地打開又甩上廁所門,手也沒洗地走了出去,腳步聲越來越遠。隼人再度將視線移回膝上的資料。

 

「我們的人格保證全數商品皆是在不銹鋼中所製造,使用者的舒適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永遠。」

 

「我們的範圍包含以下:(一)監護人及被監護人女性及男性的貞操帶/反強姦裝置。(二)監視腳踝、手腕,以及二頭肌環與頸環。(三)配件與選擇——追加的保護物、塞子、環、制約等。」

 

「警告,本網站的部分內容可能會讓幾個人感到生氣。」

 

閱讀至此,再也按捺不住的隼人噗哧地笑出聲來。在網咖電腦上看到這樣的內容時,的確也覺得不容易理解,但一旦白紙黑字地列印出來看,語句間邏輯不合的程度更是超出一般的想像。

 

隼人把資料換到第二頁,那是他打算購買的MB100貞操帶的說明書。

 

「此產品為男性所設計,將裝置上鎖,同樣使用腰帶,與女性的裝置是同樣配置。主要差異與某種次元不同,具有大腿警戒設計(內裝有陰莖套)。此為陰莖插入的個別部分,之後,陰莖套被大腿警戒(之後,被腰帶鎖住)帶往內部。陰莖套的正確位置可以從外部調整。此外,擔保附有其他的上鎖裝置。此設計當中,陰莖在雙腿之間向下指向後方,並保持如此狀態。這可以防止勃起,著用者可以毫無問題地小便——除此之外,他只能像女性那樣坐著。一旦陰莖套被鎖在位置上,就無法使用陰莖。腰帶在防止交際100%有效。若無特定要求,貞操帶上兩邊的鎖同樣會鎖上。」

 

「……也就是說,如果穿上這個就沒辦法站著小便的意思吧。」隼人在心中低語。不知道是譯文真的太糟,還是本來寫的文字就比較難,隼人越讀越感到一股怒氣。這時隼人又拿起第一張資料來看。

 

「警告,本網站的部分內容可能會讓幾個人感到生氣。」

 

列印出來的資料裡還包括訂購單。貞操帶的製作似乎必須測量正確的尺寸,訂購單上甚至詳細寫著「主體間隔約24英寸,那些腳應該直立。然後在得到所有測定之間,手要放在那些頭的後面。」等測量身體尺寸時的注意事項。測量項目從A的「腰圍」,一直到P的「身高」,不過HJ之間的I卻被誤譯成了「我」。而「我」這一項寫著「到肛門通過腳間的正面腰圍尺寸」,如果沒有繼續閱讀下面的注意事項,根本就不知道這應該要測量哪裡。其他的測量項目還包括有「建設充分的陰莖長度」、「陰莖完全鬆弛」等許多意義不明的字眼,前者或許是指勃起時,後者是指平常的狀態吧。看來之後得仔細讀過注意事項才行。

 

隼人把資料對摺兩次,收回牛仔褲後方的口袋。他雙腿微開,拉了拉自己無力下垂的陰莖。

 

「是一般大小吧?」

 

他側著頭問,但就算看得再久,陰莖也不可能回答他的問題。

 

隼人站起身,迅速地穿上牛仔褲。口袋裡的零錢彼此碰撞發出聲響,馬桶自動沖起水來。

創作者介紹

吉田修一 文學部落格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