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早上,沙里趕到博多車站前的博多營業處上班時,差點趕不上八點半開始的朝會。營業處距離「費莉博多」直線距離約一公里,沙里總是騎腳踏車上下班,不過這天早上她來到公寓的停車場,正要跨上腳踏車的時候,平常搭地下鐵去城南營業處上班的真子叫住她說:「我今天有事要去博多營業處。」於是兩人一起搭乘地鐵到公司。

 

前往車站的途中,沙里問道:「對了,佳乃有沒有聯絡妳?」

 

「佳乃?她沒回來嗎?」

 

真子還是老樣子,以溫吞的口吻反問。

 

「她沒打我的手機。」

 

「啊,她會不會是昨天晚上就住在增尾那裡,今天直接去公司?」

 

不可思議的是,被真子悠哉地這麼一說,沙里才感覺或許真是如此。接著兩人也沒怎麼交談,急忙衝進地鐵車站。

 

兩人在千鈞一髮之際趕上朝會,會議結束後,營業部長打開狹小接待室裡的電視。部長平常不會開電視,所以在場的職員全都朝那裡望去。

 

「三瀨嶺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部長打開電視,這麼說道,回頭望向眾人。幾名職員好像已經知道這件事,在營業處的角落竊竊私語,其他幾個人往電視方向走近。

 

朝陽從大窗子射進屋內,七夕的裝飾還留在上面,好似只有那裡恢復了夏季的熱度。

 

真子正在清點紙箱裡剩下的贈品數量,沙里走到她身邊問道:「真子,妳要買那個唷?不會太貴了嗎?」

 

「好像要出新的贈品,所以這個好像可以用三折價買。」

 

紙箱裡塞滿了一點都不可愛的兔子布偶,是送給顧客的贈品。

 

「就算送這種東西,也不會有人要買我們家的保險吧?」

 

聽到沙里這麼說,真子正經八百地回答:「可是也有人只想要布偶呢。」

 

就在這個時候,聚集在接待室電視機前的職員中有人出聲叫道:「真的假的?太恐怖了。」

 

若要形容的話,那是沒什麼緊張感的悠哉聲音,於是沙里也不經意地望向電視機。

 

平常這個時段應該是當地電視台的八卦節目在介紹市內商店街的特價情報,但是今早櫃子上的電視機螢幕上,出現的卻是一個眉頭緊蹙的年輕記者,後面的背景是山路。

 

「聽說在三瀨嶺發現了屍體耶。」

 

站在電視機前的其中一人也不是特別對著誰說,這麼回頭出聲道。

 

然而,其他人像是被他的聲音吸引似地,不在電視機附近的人一個、兩個地站起來,紛紛走向電視機前。

 

「今早,就在記者前方的懸崖底下,發現了一具年輕女性的屍體。目前警方已經圍起封鎖線無法靠近,不過從這個角度也能看得到陳屍現場,屍體似乎是在相當陡急的懸崖被發現的。」

 

可能是才剛抵達現場,播報員氣喘吁吁,幾乎是用叫地大聲說道。

 

沙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望向一旁的真子。但是真子沒有看電視,而是熱中於挑選紙箱裡的布偶。

 

「喂。」

 

沙里出聲叫她,真子以為沙里在催她拿布偶,把手中最小的一隻兔子遞給沙里。

 

「不是啦,那個。」沙里有點焦急地用下巴比比電視。真子這才慢慢地望向電視機。

 

「……目前似乎尚未證實死者的身分。據有關人士表示,屍體應該是在今天凌晨遭到棄屍,死後至少經過八到十小時……」

 

聽到記者說到這裡,真子轉回視線。沙里有些膽戰心驚地等待她接下來的回答,沒想到真子僵著一張臉,說出口的竟是:「三瀨嶺不是有幽靈出沒嗎?」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不是啦,喂!」沙里吼道。要是好好說明,真子應該也會明白沙里的恐懼,可是沙里總覺得不敢說出口。

 

「咦?什麼?」

 

真子又把手伸向紙箱裡的布偶。

 

「佳乃已經去上班了吧?」

 

沙里好不容易說出這些,但是真子好像還不明白她的意思,若無其事地回答:「當然已經去上班了吧。」

 

「欸,妳聯絡她看看。」

 

沙里不安地轉向電視機,真子好像這才意會過來,目瞪口呆地說:「怎麼可能?她一定是從增尾那裡直接去上班了啦。」

 

沙里還想反駁,但是看到真子又伸手去翻布偶,開始覺得或許是自己多慮了。

 

「可是如果妳擔心的話,聯絡她看看嘛。」

 

「可是……」

 

「那我來打好了。」

 

真子不耐煩地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手機。

 

「好像轉到語音信箱了。」

 

真子說道,留下訊息:「喂,佳乃,妳聽到留言的話,回電給我。」掛斷電話。

 

「直接打去營業處怎麼樣?」沙里說。

 

「她一定去上班了啦。」

 

真子嘴裡說著,卻還是按下佳乃上班的天神地區的營業處電話號碼。

 

「喂,你好,我是城南營業處的安達,請問石橋佳乃在嗎?」

 

說到這裡,真子把手機夾在耳邊,又把手伸進紙箱裡。

 

一會兒之後,真子直起上半身,開朗地回話:「是。咦?這樣啊。好,是,好的。」

 

真子掛斷電話,一臉詑異地望向沙里。

 

「她沒去上班?」沙里問。

 

「說她在白板上寫著今天早上會直接去拜訪客戶。應該是之前佳乃說的那個,喏,剛拉保險的咖啡店老闆吧?」

 

此時同樣住在「費莉博多」的仲町鈴香向他們搭話了。沙里心想,若是她不出聲,這個話題或許會就此打住了。

 

眾人開始回去工作,原本在數布偶的真子也準備回去營業處。

 

「真恐怖。三瀨嶺那裡,我以前曾經去兜風過呢。」

 

仲町鈴香盯著報導命案的電視機,誇張地發抖說。

 

雖然負責同一個地區,但沙里等人和鈴香並不要好,可是鈴香卻總是親熱地與她們攀談。

 

真子雖然不以為意,但佳乃特別討厭鈴香,總是扭著身體說:「我就是看不慣她那種態度。」

 

「欸,仲町。」

 

沙里看著電視出聲說。

 

「妳認識南西大學的增尾圭吾吧?妳知道他的電話嗎?」

 

聽到沙里的問題,鈴香有些警戒地反問:「增尾的電話?要做什麼?」

 

「佳乃去他那邊過夜了,打她的手機也聯絡不到人,所以想說如果妳知道增尾的電話能不能告訴我。」

 

鈴香不動聲色地聽著沙里說話。

 

「我和增尾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只是我朋友和他稍微認識。」

 

「那個人知不知道增尾的電話?」

 

「我也不曉得耶……」

 

看到鈴香回答的表情,沙里心想:看樣子她是不會幫忙了。

 

真子在一旁漫不經心地聽著兩個人的對話,闔上紙箱的蓋子說:「我差不多要走了。」就在這個時候,第一發現者的老人出現在電視上,並且回答記者的問題。不知道怎麼著,有幾個人看到那畫面而爆笑出聲。

 

似乎是老人的鼻毛異常過長。不過幸好早晨的營業處原本稍稍緊張的氣氛也因此恢復了原本的悠閒。

 

「我感覺貨架上的繩子好像鬆掉了,於是把車子停在那邊的轉角。之後下了車,不經意地往懸崖底下一看,發現有個東西勾在樹幹上。仔細一看,竟然是……。哎呀,真是嚇死我啦。」

 

案情的真相,到底為何?兇手又是誰?

誰又是作者書名所提到的「惡人」?

2008年吉田修一追求自我突破的最新力作──《惡人》──即將上市!

創作者介紹

吉田修一 文學部落格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