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哀歌》成英姝、《西夏旅館》駱以軍、《除以一》孫梓評、《六號出口》林育賢、《字解日本》茂呂美耶、《舌行家族》臥斧、中興大學臺灣文學所助理教授 陳國偉、文藝評論家 曲辰/感動推薦

 

作家 駱以軍──

好看。流暢。精準。

譬如《大逃殺》拉出一切面,追蹤,微描其中一組男女的身世縱深、人格暗影,以及即使成年,疲憊挨塞進龐大的都會巨獸腹腔裡,仍如此悲傷、孤獨、無愛的青少年橡皮靈魂。厲害的是在如同倒轉的沙漏時間,吉田修一像快棋手,像哨音響前優美弧線的三分球出手,整個故事毫無贅筆,讓這殺人悲劇如歌行板,如一首詩那樣華麗而簡潔。

                                                      

日本文化達人 茂呂美耶──

讀完本書,我很同情書中的凶手。他是惡人嗎?不是。書中沒有任何惡人,有的只是孤寂、孤寂、孤寂。凶手在逃亡過程中的那段戀情,令人感動。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天早上,沙里趕到博多車站前的博多營業處上班時,差點趕不上八點半開始的朝會。營業處距離「費莉博多」直線距離約一公里,沙里總是騎腳踏車上下班,不過這天早上她來到公寓的停車場,正要跨上腳踏車的時候,平常搭地下鐵去城南營業處上班的真子叫住她說:「我今天有事要去博多營業處。」於是兩人一起搭乘地鐵到公司。

 

前往車站的途中,沙里問道:「對了,佳乃有沒有聯絡妳?」

 

「佳乃?她沒回來嗎?」

 

真子還是老樣子,以溫吞的口吻反問。

 

「她沒打我的手機。」

 

「啊,她會不會是昨天晚上就住在增尾那裡,今天直接去公司?」

 

不可思議的是,被真子悠哉地這麼一說,沙里才感覺或許真是如此。接著兩人也沒怎麼交談,急忙衝進地鐵車站。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人走向車站的途中,佳乃把增尾圭吾幾天前寄給她的電子郵件拿給沙里和真子看。

 

環球影城!我也想去!可是過年的時候人一定很多。好吧,我要去睡了,晚安。

 

沙里和真子輪流讀完信之後,同樣輪流羨慕萬分似地嘆息。

 

「欸,他這是不是在邀妳一起去環球影城啊?」

 

可能是骨子裡相當直爽,真子讀完郵件後,羨慕地對佳乃說。「是嗎?」佳乃曖昧地微笑,於是這次換沙里插嘴了:「妳主動邀約的話,增尾一定不會拒絕的。」

 

增尾圭吾是南西學院大學商學部的四年級生。據說家裡在湯布院經營旅館,在博多車站前寬闊的大廈中租了一間居住,擁有一輛奧迪A6。佳乃等人在今年──二○○一年十月中旬左右,在天神的酒吧結識了增尾。她們三人是碰巧進去那家酒吧的,增尾和他的朋友正在裡面喝酒喧嘩,邀她們一起玩射飛鏢,結果一直玩到將近十二點。

 

那天晚上,增尾向佳乃要了電子信箱,這是事實。但是,佳乃說她們後來約會了好幾次,是騙人的。

 

「等一下妳不是要跟增尾見面嗎?到時候約他看看呀?」

 

剛才被問道「妳和誰有約嗎」的時候,佳乃支吾其詞,所以兩人深信佳乃等一下是要去跟增尾見面。

 

佳乃像要逃離沙里的視線,再三地說:「今天真的只是見一下面而已。」三人的腳步聲被萬籟俱寂的東公園的黑暗給吸進去了。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起事件發生在九州難得積雪的日子,三瀨嶺被封鎖的隆冬夜晚。

 

 

石橋理容院就位在JR久留米車站不遠處。這天,二○○一年十二月九日星期日,儘管是假日,從早上卻未見半個客人上門。老闆石橋佳男像是要招攬客人似地,穿著理容師的白色制服走出店外,窺看北風呼嘯而過的馬路。妻子里子做好午餐,在店裡用完後都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店門外卻仍漂蕩著那股咖哩味。

 

從店門口的馬路能遠望JR久留米車站。閒散的站前圓環上,兩輛等待載客的計程車已經停放了一個小時以上。每當看到這塊閒散的站前廣場,佳男就心想:如果自己的店不是在JR車站前,而是在西鐵久留米站前的話,生意會不會好些?事實上,連接福岡市內與久留米這裡的兩條路線幾乎是平行的,但是JR特急單程是一三二○圓二十六分鐘,而西鐵的急行雖然要花上四十二分,卻只要半價以下,六○○圓就能到福岡市內了。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1030,在台上市!

 

究竟因寂寞產生的愛,是否能相信至死不渝?

究竟因孤獨犯下的罪,是否能祈求寬恕救贖?

曾幾何時,虛擬的世界,讓寂寞枯萎、滋養了罪惡,卻也是我最真實的依靠。

其實,我只不過想要幸福罷了。

 

三瀨嶺,位於福岡與佐賀的交界。

一名女保險業務員在此慘遭殺害。經警方追查,發現死因並不單純,也揭開女子驚人的祕密……

一名女子在交友網站認識的網友、孤獨的土木工人,經警方查證,涉嫌重大,逃亡中……

他是否殺了她?

 

如果沒有,為什麼要逃?

到底事實真相為何?加害者與被害者,誰才是罪大惡極的惡人?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