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山本周五郎獎芥川獎得主「都市憂鬱」作家 吉田修一最高傑作

作家 村上龍、阮慶岳 激賞推薦!

 

關東平野中央、開發建設中的大宮之地上,樓高三十五層的螺旋大樓直挺勃立其間。

 

建築工隼人離鄉背井,輾轉來到東京近郊的工地討生活。有天心血來潮,買了一副陽具貞操帶配戴,從此過著每天承受下體脹痛的生活。隨著大樓逐漸堆高,隼人的焦慮與不安瀕臨爆發邊緣……

 

參與螺旋大樓建設的設計師犬飼,離開妻子獨自住在大宮車站前的飯店。生活安定、事業有成的他,總感到莫名空虛,家庭只是名義上的空巢,唯有外遇及不斷高築的大樓才能填補那心中永不滿足的黑洞。

 

直到有天,一椿意外的發生,使得支撐他身心內外的高塔逐漸傾斜、崩塌……

 

看似平行無交集的兩人,卻同時因這座向天旋去的巴別塔,積累的不安、孤獨與慾望隨之扭曲,終至崩壞。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阮慶岳

 

吉田修一的小說《地標》,對我而言是一則氣息微微的個人時代預言,以及餘音悠遠也深沈的嘆息輓歌。

 

這一則預言(寓言)所要對話/批判的對象,是籠罩在全球化遊戲規則下的現代日本東京。吉田修一決心碰觸這龐大議題,自是一個巨大艱苦的自我挑戰,他以隱喻與象徵作為小說架構,但是出手卻令人訝異的輕巧淡微,讀來流暢自然有如呼吸與流水,影像視覺風格鮮明,讓人順暢暢走完整個故事,幾乎要稍稍不察覺,就錯失他意在言外的苦心良意了。

 

吉田修一所以要以寓言來包裹沈重的批判與失望,真正是想直指當代人類在全球化系統框綁下,自甘也無選擇地淪為某種奴隸的悲劇性;甚至因此對生命的出口終究何在、救贖能否再現等議題,幾乎完全不抱期待與希望,讀來隱隱覺得沈重、難於透氣。

 

雖然,他觀看世界的視角微小也輕盈,卻述說著我們極為熟悉也日日流淌的時代現象與迫人現實。彷如一個語音微弱、卻聲聲穿入耳的目盲相士,以淡悠悠引人的話語,智慧又謙卑地說出了我們這一世不可免的宿命悲劇。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umber 10

 

大宮站西口SOGO百貨後面有一大片像是等著開發的大空地,柏青哥店「Kingdom」就蓋在那塊空地的正中央。只要住在大宮,即使是不玩柏青哥的人都會知道這家店的存在。無論問誰,每個人都會回答說:「喔!就是有大型探照燈的那家店嘛。「Kingdom」的屋頂上架設有兩座巨大的探照燈,無論是晴或雨,兩束強大的藍色光線總是直直地往大宮的夜空探去。那光線在下著雨的夜裡顯得特別美。藍色光線照耀著天空中的烏雲,透過光線,就連一段段的雨絲都清晰可見。

 

站在透明的塑膠傘下,清水隼人抬頭望向那光束看了好一會兒。他身手敏捷地跳過一個個水窪,走進了「Kingdom」位在停車場處的後門。握著傘柄的手指被冰冷的冬雨打得直疼。像是赤腳踩過水窪一樣,就連腳趾也感到冰冷,口中呼出的空氣更是白得像乾冰一樣。

yoshidashuich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